被误读的契诃夫——真正的喜剧都是严肃的

短短几个月间,《海鸥》屡次飞过国内剧场上空:先有立陶宛okt剧团的《海鸥》在中国各地巡演,又有获俄罗斯金面具奖、巴图索夫导演的《海鸥》以ntlive影像现场的形式在各大城市上映。契诃夫的作品中,《海鸥》的排演几率是最频繁的,那些起飞于舞台的海鸥,偶有能像巴图索夫那样,彻底释放了剧场和文本的自由后振翅翱翔;更多的海鸥尴尬地折翼在演出中。相较于《万尼亚舅舅》《樱桃园》及《三姊妹》,契诃夫的这部成名作最受争议、最暧昧、也最具排演难度为什么剧作家坚持定义它为一部喜剧?为什么它持续地挑战着一代又一代的导演和演员?为什么一只诞生于1896年的海鸥总能在当代观众中掀起风暴?编者

有许多人以生怯的笔触讨论契诃夫,有更多人以生怯的姿态排演契诃夫。

1896年10月17日,是《海鸥》首演失败的日子,来自于库格里的毁灭性的评价代表庸众心声地说出了它被标明为喜剧,但是剧中没有什么让人捧腹的情节,反倒有个主人公开枪自杀了。请问,这算是什么喜剧?在今天看来,这样的评价本身,混合上《海鸥》的惨败,本身何尝不构成一场喜剧?

好在斯坦尼和丹钦科携手的时代,这一误会不过持续了两年。

1898年12月17日,《海鸥》在莫斯科艺术剧院漂亮地开响那一枪,从此在那个舞台的幕布绣上了一只海鸥。有趣的是,《海鸥》的主人公特里波列夫也是一名剧作家,当然,是来不及被绣上幕布就坠落的那种。

并非每一部杰作、每一个非凡的作者必然得到优待,比如《海鸥》里的特里波列夫:他生为女演员阿尔卡基娜的儿子,有如一出生便被石头顶住的孤苗,在人世间做琐碎的挣扎,却发现徒劳,最终他像击落那只海鸥一样,击杀了自己。以上剧情发生在阿尔卡基娜的兄长索林的庄园,一如《万尼亚舅舅》与电玩之家《樱桃园》,这群剧中人如迎来季节的鸟群,飞过某地,然后生活,然后闲聊,然后恋爱,然后飞过湖面般,以不同的形式离开。

相较于《万尼亚舅舅》《樱桃园》及《三姊妹》,作者1895年的这部《海鸥》因主人公最后的自杀,一直徘徊着美学风格的争议。争议主要集中于海鸥意象的处理:契诃夫一面反对易卜生式的技术用力,一面也在以海鸥串联其剧作地基。

在我看来,《海鸥》并非是契诃夫的完美之作,但心理现实主义的母题,首先应集中在对意象本身的解读,而非在方法论上缠斗,那过多消耗了人们对于核心的兴趣《海鸥》的排演罕有美作,却在未经成功建构的情况下,屡屡出现解构原作的创作。打破怪圈的唯一入口,就是回到海鸥,回到意象。对于契诃夫,少谈美学,多谈哲学只因后者,才是复排契诃夫的真正软肋。

(责任编辑:电玩之家app)

本文地址:/tianqi/20200406/163.html

上一篇:北京和田小朋友牵手结对

下一篇:职业装不限于 工装 北京时尚职业装设计大赛启动

留下评论

(必填)

(必填)